当前位置:太傻首页 >> 太傻咨询中心 >> 太傻案例 >> 正文

2015早起鸟:德累斯顿工大眼科医学博士录取

来源:太傻咨询中心 时间:2015年05月29日 太傻微博 太傻人人

自2001年成立以来,太傻的使命就是帮助优秀的学子获得在全球顶尖学府进行学术深造的宝贵机会,成就能够理解、热爱、改变世界的未来杰出领袖。太傻2014年度截止3月31日已收到Offer25975例,美14337例,英4639例,澳洲3882例,加拿大1221,香港927,新西兰653,新加坡316。其中58%学员进入Top50院校,29%学员获得奖学金。想要获取有关个人留学建议,请与太傻联络。

太傻留学咨询师医学团队A组

医学团队A组的咨询师有着科学家严谨的作风,认真负责,耐心细致,成功帮助学生申请到美国、香港、加拿大、英国等地区的世界顶级医学院的录取。善于发现学生的优势,努力帮助学生扬长避短,进而拿到最优的录取结果,实现他们的“白衣天使”梦想。近几年的成功案例有University of Oxford,Stanford University,UCLA,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Universität Heidelberg等。

苦战一年 喜获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CSC公派留学

客户姓名:Bill

毕业院校:国内某医科院校 眼科

硬件条件:GPA:2.9

软性背景:在SCI杂志发表文章1篇

申请目标:德国Top20 眼科

录取结果:Dresde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服务类别:【飞跃计划——医科卷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Bill在认识太傻前几乎走遍了江浙一带所有中介,只要一问医学留学,回答不外乎两个:第一就是医学留学不可能,第二就是医学留学轻松搞定。这种极端的回答用我们医学上的专业术语叫做“全或无”,听得让人害怕。而Bill就中招了,先是进了国内一家知名中介,结果折腾了半天,一看是让自己学微生物免疫去了,无奈之下弃暗投明找到了我们太傻,领教了什么才叫货比货。

我和Bill进行了一次深入交谈,他虽有雄心壮志,实则一穷二白。我们先来捋一下思路:这个学生是否有资格攻读国外医学博士?如果是本硕都在中国读的医学生,他的Dr. Med.之梦只能完成于欧洲。鉴于生活费的低廉,多数学生会选择德国,而根据2002年4月9日两国在柏林签订互相承认高等教育等值的协定,中国医学生可以攻读德国医学博士。于是攻读德国Dr. Med.理论上成立了。这一步把市场上一部分忽悠的机构给比出来了。

思路理清后,我们再看下怎样才能申请Dr. Med.?首先,必须是临床医学背景,具有学士学位和硕士毕业(或者在读)!这一步把市场上接着忽悠的机构又比出来了。那么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们太傻完成这个Dr. Med.之梦的过程了。Bill条件符合,国内医科大学临床医学背景,具有医学学士学位,加入服务的时候在读硕士2年级,将于一年以后的6月毕业。从框架上来讲他已经具备了攻读德国Dr. Med.的资格,但是他缺少了一点“干货”,而太傻医学团队的出马,使他变得充实自信,有血有肉起来!

Bill绩点不高,前几年没好好学习;眼科的临床懂得还不少,但是一说到开题报告就晕了,国内导师只要和他谈标书,他就觉得头疼;爱看美剧,但是不能没有中文字幕。我分析之后,也觉得头疼,这样的学生太多了,可能他们都习惯了。我看了一下他导师的国自然课题,是有关视神经损伤的,与其让我逼着Bill学习,不如我和他一起学习吧,我要求他第一阶段跟我学会使用pubmed检索外文,再撰写一篇综述,争取被核心期刊接收。

经过将近半年的努力,虽然没有达到理想效果,但是Bill会熟练查文献了,掌握了摘要的四段式,综述最终被一家统计源期刊接收了。第二阶段我给他从丁香园上下载实验技能ppt,让他去看去学习,养成他去专业论坛交流提问的习惯,并且有时间要去实验室接触一下基本的技能,模仿是最好的学习方式。而在这两个过程中英语始终不要放,甚至试剂盒上的英文都要背下来,流程都记住,这样做的目的是为Bill将来电话面试打基础。光这样还不行,我请出了太傻的英语培训团队,针对Bill的现状专门进行口语和托福考试的培训,可能当初Bill并不清楚我的良苦用心,其实是因为我看他家境不好,走这一步是在为他的留学基金委公派而准备,争取在英语项上给他加分。

这一年我们就没干别的,纯粹就是打基础了,所谓厚积而薄发,只要基础打好了,最后的申请就是一剑封喉!我也等于重走了一遍医学研究生道路,有不懂的还去讨教了我的导师和师兄弟,可以说太傻留学是第一个把科研学术氛围引入博士申请领域的,我们讲究对学生的包装不是外包装,而应该是由内而外的提升,以内养外,补肾养颜,才能令肌肤细腻有光泽!

厚积薄发的时候到来了,我和Bill考虑到CSC的竞争性,特意选择了Tu9和精英大学的德累斯顿工大,同时又避开了海德堡、慕尼黑的锋芒,这样才能在CSC的角逐中利用田忌赛马的策略,稳操胜算。我们选择了一个以往招收国际生不多,但是H指数较高的导师,这样的目的还是为了在减少伤亡的情况下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导师。德累斯顿工大的眼科组看了Bill的材料之后,一致觉得满意,也没有面试,但是要求他把动物实验的视频传过去。在看过Bill精湛的技能之后,他们最终发函了。

有时候指导学生申请医学博士,不是为了完成任务随便让学生去微生物免疫,我们的目的是为了让他们离白衣天使更进一步,而这个时候你可能不是一个指导者,更是一个陪他一起成长的学习伴侣,你甚至可以披上白大褂成为他的师兄师姐,只有这样才能让充满神秘色彩的医学申请之路变得实际可行。当Bill顺利获得CSC公派的时候,我们得到了同样令人振奋的消息:在申请CSC前,他的一篇投稿已经被SCI杂志修回。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看来Bill选择太傻真的是好钢用在刀刃上了,我们祝他走得更远,飞得更高!

客户感言:

感谢太傻老师陪我一起度过医学研究生时代,如有可能,将来学成回国,我也愿意加入你们,造福更多的医学生!

更多太傻案例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太傻咨询中心”来源之文章,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太傻网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