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太傻首页 >> 留学美国 >> 印象·美国 >> 正文

家族企业在美国的地位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3年11月13日 太傻微博 太傻人人

自2001年成立以来,太傻的使命就是帮助优秀的学子获得在全球顶尖学府进行学术深造的宝贵机会,成就能够理解、热爱、改变世界的未来杰出领袖。太傻2013年度已收到Offer23367例,美15083例,英4735例,澳洲1369例,其他2180例。其中55%学员进入Top50院校,27%学员获得奖学金。想要获取有关个人留学建议,请与太傻联络。

据FT中文网报道,家族企业在美国的数量并不多,不像日德这些国家这样,美国人更喜欢连续创业者,不过有意思的是家族企业却未必不是一种有效率的企业运作模式。

在美国,家族企业对商业世界来说就像个穷亲戚一样不招人待见。像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和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克(Mark Zuckerberg)那样的创业者才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创业是许多人想要走的一条时髦道路。

因此,商学院忙于教学生如何创建自己的企业。美国社会的普遍信条是,创造就业岗位的是创业者,而不是家族企业。

芝加哥洛约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 Chicago)昆兰商学院(Quinlan School of Business)家族企业研究中心(Family Business Center)执行董事安德鲁?基特(Andrew Keyt)解释说:“我想说的是,创业者在美国文化中很受尊重。”基特还是家族企业网络(Family Business Network)北美分部的总裁。

基特说,美国社会对创业者的美化,与美国媒体对家族企业的报道方式形成了鲜明对比。

他说:“我认为我们的媒体就是对家族内斗的故事情有独钟……家族企业取得成功的新闻鲜有听闻。”

不过,许多研究家族企业的专家认为,美国社会对创业者的重视可能并不恰当。

巴布森商学院(Babson)“成功跨代企业实践”(Step)项目全球主管、佛蒙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University of Vermont School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研究家族企业的教授普拉莫蒂塔?夏尔马(Pramodita Sharma)说:“美国有研究发现,77%的初创企业一开始都是家族企业,还有3%在创立两年内变成了家族企业。”

之所以比例会这么高,答案要在报告的附文中找。夏尔马说,撰写那份报告的研究者把所有在资金、人力资本或人脉方面接受了家人重要帮助的企业都算作了家族企业。按照这个涵盖面更广的定义,许多初创企业突然间看上去很像家族企业了。

斯特森大学(Stetson University)家族企业研究中心(Family Enterprise Center)创始人兼主任格雷格?麦卡恩(Greg McCann)也认为,家族企业在美国形象不佳。

麦卡恩说:“在美国,每个人都希望称自己为创业者。”他补充说,这几乎像是,人们想说:“我们不是家族企业,我们喜欢正规做事情。”

麦卡恩说,家族企业目前在美国的形象是一个极大的不利因素,因为这涉及许多企业。

他问道:“尤其是,在美国,家族企业在独自管理企业经营。我们手头上最乐观的数字是,每三家企业中就有两家以失败收场——要是我们能帮他们一把,情况又会怎样?”

多数专家同意,对提高有关家族企业的咨询和教育水平而言,进一步研究至关重要。

部分专家则开始把目光放到家族企业较高的关闭率之外,不把它们的关门看做失败,而把这看做对创业成功(或年轻的家族企业经营成功)的变现。

比如,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富卡商学院(Fuqua School of Business)金融学教授戴维?鲁宾逊(David Robinson)就认为,整体统计数据可能具有误导性。他说,许多关门了的企业并没有破产,而是卖出去了。

鲁宾逊说:“研究显示,如果父母是创业者,子女有更大的可能性也想自己创业。”

他说,在美国,父母理解子女想要追寻属于自己的道路,并可能做好了卖掉公司为子女筹集创业启动资金的准备。

安?金凯德(Ann Kinkade)大约五年前创办了游说团体“美国家族企业”(Family Enterprise)。如今,她经营着一家自己的家族企业咨询公司——Lucid Legacy。她赞同鲁宾逊的说法。金凯德说:“创业是美国文化的一部分。在美国,父母会支持子女做他们想做的事。”

金凯德认为,金融危机后,为家族企业游说的工作变得比以前容易一些了。因为立法者和监管机构开始注意到,家族企业与社会的关系更为和谐,而且对员工来说是更稳定的雇主。

夏尔马教授还指出,人们普遍开始反思对家族企业的看法。“对裙带关系的负面偏见正在消除。”

随着美国社会对家族企业的印象一天天改善,与家族企业有关的研究和教育的地位也在提高。

基特说:“我确实认为,商科教育越来越关注价值观和伦理的重要性,而这自然而然地让家族企业教育得到了重视。”

他说,在他眼中商科教育可分为四大类:研究生教育、本科生教育、高管教育、以及研讨会和延展项目。他补充说,直到最近,美国大部分家族企业教育都被归于最后一类。

基特表示:“越来越多的家族企业教育项目开始转向提供更多学位课程。”他补充说,有关家族企业问题的公开发表的论文质量不断提高,也有助于提高家族企业教育的地位。


但他承认,家族企业教育要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说,美国商学院里的创业教育比家族企业教育领先20年。

但鲁宾逊教授认为,商学院应维持这种现状。他的一些同行专注于研究家族冲突、以及成功的家族企业为何分裂等问题,鲁宾逊教授则不同。他认为,是否在为一家家族企业制定发展战略,对制定发展战略本身应该是无关紧要的。

“我认为,如果我们学院提议开设一门家族企业课程,而把决定权交到我的手中,我会否决这一提议。除非这门课可能从税务规划的角度来讲,否则我觉得这种课程很讨厌。”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太傻咨询中心”来源之文章,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太傻网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